奥运推迟后的中国供应商:订单砍半,外贸寒冬,给客户送口罩

国际─中国时代新闻

文|每日人物都芃 编辑钟十五

一直盘旋在胡新华心头的担忧终于落了地,“总算有了个说法”。

奥运会推迟举办的新闻发布时,胡新华正在工厂里盯着25万件奥运订单的生产。虽早有预感,但消息还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奥运代购商没有向他交代这些订单生产完后该如何处置。

3月24日,官方正式宣布东京奥运会将推迟至2021年举行。在疫情全球爆发的背景下,奥运会只是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之一,更大的危机还在奥运之外蔓延。

胡新华是东京奥运会在中国供应商之一。3月份以来,疫情全球爆发,奥运会的订单是胡新华仅剩的外贸订单。奥运会取消后,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他还没有完全想好。

靴子落地,订单减半

得知东京奥运会将延期一年举办时,胡新华感觉有些无奈。但他知道,这已经是当下最好的办法。

胡新华是浙江安吉县六合工艺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曾在2008年为北京奥运会承包商提供产品扇子。

2019年年底,东京奥运会代购商来公司考察后,初步敲定了一笔数量为50万把的传统竹扇订单。这将作为东京奥运会的官方纪念品向游客等出售,总金额在五百多万元。

奥运推迟后的中国供应商:订单砍半,外贸寒冬,给客户送口罩

胡新华公司的折扇产品(非奥运产品)。图/体坛报

进入3月,疫情全球爆发,东京奥运会的前景开始变得扑朔迷离。其实早在2月初,疫情在日本蔓延时,胡新华便感觉到东京奥运会可能受到影响。但因一直没得到日本代购商的消息,他只能继续按原计划生产。

2月底,日方代购商联系到胡新华,将原本50万把扇子订单减少到了40万把,4月初交付。原因是日方担心他的工厂受疫情影响,产能下降无法按时完工,加之东京奥运前景不明。

在日本最终宣布奥运会推迟的一个星期前,订单再次被削减到25万把,“突然砍了一半的订单,补充协议现在还没来得及签”。胡新华心里大概明白,东京奥运会可能无法按时举办了。但他仍抱有信心,“那么大的赛事怎么可能说取消就取消了。”

一个星期后,胡新华从新闻中才得知奥运会决定推迟的消息。

此时,25万把的扇子订单已经完成80%左右,剩余部分也将在四月前完工。如放在疫情前,这笔订单量只能算中等。但这笔订单来之不易,是公司拓展外贸销路的重要窗口,胡新华不能放弃。

除此,日方此前已将25万把扇子的订单款项结清,并且有白纸黑字的合同,合约仍有效力。

合同中有关于“不可抗力”的条款,但仅指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胡新华认为疫情不属于不可抗力。

奥运订单数量的减少,也发生在深圳澳亚迪电子设备有限公司身上。

当奥运会推迟的消息公布后,总经理廖松平知道接下来没有奥运订单可做了,“本来外贸订单就只剩下奥运会了,推迟以后上半年估计就彻底没有了。”

奥运推迟后的中国供应商:订单砍半,外贸寒冬,给客户送口罩

廖松平公司仓库中等待交付的安检设备。图/受访者提供

“其实过完年以后,日本那边就没有新增的订单了。”廖松平说。2017年深圳国际安博会时,东京奥运会的安保承包商找上门,希望他们承担东京奥运会期间除主场馆外的酒店、海关、奥运村等地的安检设备供应。

从2018年开始,廖松平陆陆续续开始接受东京奥运会的订单。“他们是一边需要一边下订单,不是一次性订完。”

2020年过年前的一个星期,廖松平发了最后一批几十台设备去日本。原本以为过完年还会有新的订单,但到了3月,疫情全球爆发后,廖松平感觉有些不妙。

此前,为做成东京奥运会的订单,廖松平的公司做了很多努力。日本法律要求与中国不同,产品必须严格符合当地法律,“有时候改动一个螺丝的设计,他们都要我们出几十页的试验检测报告。”但廖松平也知道,如果东京奥运会能顺利举行,公司产品通过日本标准的检验,以后将可以外销至所有地区。

奥运推迟,但希望仍在

相比于前几日的忐忑和焦虑,奥运会正式宣布推迟后他们的心绪更加平静了。若奥运会如期举办,交付压力将是他们要面对的第一道难题。

胡新华公司原定于2月1日的复工时间被拖至2月16日。但复工首日的到岗率只有5成,几乎无法正常开展生产。工厂的原材料储备为年前水平,上游的原料工厂复工推迟以及各地的交通物流管制使得原材料进货一度困难。“很多订单都积压了,没人做没材料做。”

直到2月下旬,随着各项复工复产政策的推进,本地员工逐渐返岗,原材料正常供应,3月初时企业产能已基本恢复,“日产量在一万把左右。”

奥运推迟后的中国供应商:订单砍半,外贸寒冬,给客户送口罩

胡新华公司员工在检查原料扇骨。图/体坛报

然而,离合同约定的交货时间不足一个月,要赶制40万把扇子,对胡新华来说是不小的压力。

自身交付压力大,其他制扇企业也需要维持生产。胡新华干脆将40万把的订单分发了出去,“有些工序交给别人做,这个时候大家要抱团发展”。

胡新华所在的安吉县鄣吴镇是传统的制扇产业基地,大小制扇企业有近百家,占据了全国1/3的扇子市场。疫情全面爆发后,小型制扇企业无订单可接,接近停产。40万把的奥运订单成了鄣吴镇为数不多的大订单。

订单分发出去后不久,代购商那边来了减订的消息,在跟胡新华沟通后,他们决定趁着订单尚未生产过半,将总量减少到25万把。胡新华理解,但仍有些失望。订单缩减的一星期后,东京奥运会宣布推迟一年举办,胡新华反倒放心了下来,“至少现在不着急做了。”

他现在担心的是,这些生产完以后的扇子该怎么处理,发货还是暂时储存,日本代购商仍然没有给他答复。他希望能顺利脱手,如果不能及时运输交付,后面会有更多的问题等着他。

奥运推迟后的中国供应商:订单砍半,外贸寒冬,给客户送口罩

胡新华公司生产车间。图/体坛报

廖松平也曾担心产能不够,订单无法交付。之前,因疫情爆发,工厂流失了一半员工,许多本地员工也没有回来,“家里人怕他们感染。”

如今,奥运会宣布推迟,短时间内公司不会有新的奥运订单,原本复工后还在为产能担忧的廖松平决定不再招人,“工厂的产能只有之前的50%,人手已经够用了。”

廖松平不希望奥运会在冷冷清清的气氛中开幕。安检设备是奥运会的刚需,作为东京奥运会安保承包商选定的供应企业,只要安检需求依然在,他就还有机会。

而奥运会的推迟,也让廖松平看到新的商机。

廖松平留意到了现在安检时的测温需求。他认为即使疫情最终全面结束,奥运会作为最大的国际活动,以及日本人小心谨慎的办事风格,到时仍会有安检测温的需求。

他说服日方在安检门上加装测温装置,“他们也觉得确实有这个必要”。日本承包商让他做好样品后寄去检验,如果顺利就可以考虑下单。

疫情全球蔓延,外贸寒冬将至

奥运带来点滴希望仍在,但当下的困难却真实存在着。奥运订单只是冰山一角,更大的外贸危机仍在后面。

胡新华公司扇子的外贸销量占到全公司的一半左右,日韩欧美均是重要出口地区,而欧美地区目前是疫情最为严重的地方。除了东京奥运的25万把订单,公司的外贸订单几乎为零。

廖松平的安检设备公司更依赖于人员集中的大型活动。疫情在全球爆发后,各国相继取消了多个大型赛事活动,直接导致原本的外贸订单需求全部暂停。

大型国际赛事不仅是廖松平重要的订单来源,也是公司拓展外贸销路的重要窗口。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崭露头角后,公司先后接到了伦敦奥运会、巴西世界杯、里约奥运会、杭州G20峰会等一系列大型国际活动的订单。

奥运推迟后的中国供应商:订单砍半,外贸寒冬,给客户送口罩

廖松平公司为2010年南非世界杯供应的安检设备。图/公司官网

但今年这种情况,廖松平从未遇到过。有欧洲客户担心经济形势不明朗,汇率会产生较大波动,提前打来尾款。“以前都是预付50%,收到货再付50%,现在他们直接把剩下的都打过来了”。

这段日子,为帮助国外客户,廖松平开始主动帮他们寻找呼吸机、防护服等抗疫物资。他还给许多外贸客户每人赠送了100-200个口罩。

廖松平的手里还有以前没做完的订单,做完这些订单后,他也要将视线转回国内。“国内现在还没有大型活动办,估计六七月份差不多。”

廖松平相信疫情总会过去。他形容现在的处境是冬眠阶段,订单减少、产能下降,但每月三十多万的工资和房租还在等着付。他的首要任务是保证企业和员工平稳过冬,“原来赚了钱,这个时候总得拿出来回馈一下吧?”

胡新华计划利用这段时间专注新品设计,等到明年奥运会时可以将新品推荐给日本代购商,把今年缩减的订单弥补回来。他相信等到明年开幕时需求量肯定会再增加。“只要能顺利开幕,游客去的多,扇子需求量肯定能上去。”

眼下,随着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旅游景区纪念品则成了胡新华国内订单的主要来源。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登录账号
   
验证码: